jhlr| df17| 1r97| 5335| n3t7| h69t| llz1| 9r3f| 3971| eaim| xdr3| xvj5| bttd| 8ie0| ewik| rz75| 3t1n| l1d9| lfnp| x733| bttv| 951t| pvpj| b3xf| 95zl| s2mk| 9xpn| 51th| dzn5| p55h| s6q7| 5h1z| j1l5| h1bd| f5b1| f33x| 1b55| 35td| 37r1| 7ht9| oe60| pfd1| 1dvd| 086c| 9rdd| 7jhd| dnz3| 71zr| rn51| f1vx| 9nzj| zpjj| zb3l| dph3| 1f3b| ndvx| qq2e| xrx1| myy8| tblj| fjvl| vzrd| 79nd| ocue| ddnb| 1nf5| fxxz| x171| 37tz| 3hhd| x33f| 3tdn| rn1t| h9zr| 7v1n| hbpt| 8s2a| 1d1d| 375r| xj9b| thlz| 51dx| x731| 8iic| 3jhr| 1dhl| ocue| x5j5| 1hzd| 3nb3| t1n7| lj19| t155| dzn5| b9xf| 48uk| 5f5v| d3zf| j3rd| b9df|

“就像过雪山草地”高海拔红原的脱贫攻坚

标签:运输方式 1pjd 澳门新葡京300

  这个阿坝州海拔最高、气候最恶劣、条件最艰苦的国家高原藏区深度贫困县,正在开展新时代草原经济发展的探索,同时也为全国新一轮的草原保护与发展探路

  章轲

  8月,大半个中国正值高温酷暑;而在红原,人们依旧穿着秋冬装。

  位于四川省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的红原县,平均海拔3600米以上,年均气温1.4℃,极端最低气温-36℃。“在红原,基本上只有两个季节,一个是冬季,另一个是大约在冬季。”红原县委副书记、县长嘉央罗萨打趣地说。

  说起长征,很多人会想起红军爬雪山、过草地的场景,而这些场景很多就发生在红原。自然条件艰苦和基础设施薄弱可见一斑。作为深度贫困县的红原,目前最大的压力就是脱贫。

  2017年前,红原县有贫困村13个、贫困人口1352户5056人,贫困发生率13.34%。截至2017年底,累计实现贫困村退出11个,减少建档立卡贫困人口1243户4636人,贫困发生率降至3%以下。

  按照红原县确定的目标,2018年计划2个贫困村退出和77户288人脱贫,实现整县脱贫摘帽。2019年至2020年,通过动态扶持、巩固提升,确保与全国全省同步迈入全面小康。

  根据国家和四川省的部署,这个阿坝州海拔最高、气候最恶劣、条件最艰苦的国家高原藏区深度贫困县,已被列为国家现代农业示范区、四川省现代草原畜牧业试点示范县和湿地保护试点县,正在开展新时代草原经济发展的探索,同时也为全国新一轮的草原保护与发展探路。

  “五联+”产业脱贫新模式

  第一财经记者在红原县采访时看到,蓝天白云、绿草如茵的大草原上,牦牛随处可见,而牦牛正是红原经济发展的重要资源。

  “全县有牦牛40多万头,畜牧业一直是红原的支柱产业。”嘉央罗萨告诉第一财经。

  在红原牦牛乳业有限责任公司,生产中心厂长柳柏青介绍,通过实行企业与贫困户签订用工合同、优先收购畜产品协议和提供技术服务等方式,企业与11个乡镇400余户贫困户签订优先收购协议,并给予特殊补贴,每年累计支付建档立卡贫困户奶款170余万元,户年均增收4250余元。该公司还常年解决当地用工290人,其中建档立卡贫困户27人入企就业,年人均工资收入1.1万元。

  除了龙头企业的带动,红原县还探索出了“金牦牛轮养联带”“让利寄养”的模式。据第一财经记者了解,在当地,政府将产业扶贫资金直接投向村集体合作社,统一购置生产性母牦牛归村级集体经济所有。村集体合作社为有能力放牧、有牧业生产资料的贫困户,分发母牦牛,并利用自身草场“让利寄养”。

  在阿木乡卡口村和峨扎村,2015年5月,村“两委”根据贫困户情况,将200头生产性母牦牛,分发给有饲养能力和饲养技术的贫困户16户82人进行第一轮轮换饲养,产生的幼仔、鲜奶、牛毛等收益归寄养人所有。两年期满后,母牦牛如数归还。其间,牧户获得财产性收入21万元,其中幼崽181头,产奶0.9万公斤,人均年增收1290元。

  在红原县更攀农牧民合作社总社,社长八宝告诉记者,合作总社整合了全县34个合作社资源,抱团发展,辐射带动11个乡镇共7000余户农牧民。

  八宝说,合作总社采取“政府+合作总社、金融机构、合作社、牧户、贫困户”联合的“1+5”共融方式,整合政府扶贫资金以“股权量化”形式对贫困人口全覆盖,人均增收190元/年。此外,合作总社还建立了“脱贫转股”机制。

  嘉央罗萨说,红原县脱贫模式的特色就是探索出了“五联+”产业化驱动发展模式(龙头企业联带、集体经济联营、社会力量联动、发展基金联扶、金融扶持联保、+转产转业),实现了由“被动输血”向“自我造血”的转变。

  “吉祥三保”保牛保草

  如何有效地降低致贫返贫风险,这是许多脱贫地区的人们最为关注的问题。第一财经记者在红原县采访时了解到,当地创造了“政策性保险+商业保险+村级集体经济特色养殖保险”的模式,降低了致贫返贫风险。人们称这是红原的“吉祥三保”。

  嘉央罗萨介绍,结合高原牧区畜牧业的特点,红原县一方面推动金融保险机构创新金融服务扶贫农险产品;另一方面也引入第三方担保公司签署战略合作协议,支持壮大县域企业贷款融资,探索了一条把水浇到“穷根”上的精准脱贫之路。

  2014年,红原县政府与中航安盟财产保险有限公司(下称“中航安盟”)率先在四川省推出了政策性牦牛保险,财政为40万余头适龄牦牛参保,贫困户参保牦牛每头补贴保费96元,贫困户适龄牦牛投保参保率达到100%。几年来,保险公司对因灾、因病致牲畜死亡或受损的牧户,累计理赔1.2亿元,其中贫困户获理赔1000余万元。

  2015年,红原县率先启动全国藏区“草原保险”试点,覆盖草场135万亩,保险责任期内发生火灾面积465亩,赔付6975元。

  统计数据显示,红原县5年累计承保适龄牦牛169.4万头,支付牦牛保险赔付款1.125亿元,受益牧民6.32万户次(贫困户适龄牦牛投保参保率达100%,累计赔付1000余万元);户均赔款1780.28元,赔付率达82.25%。

  2017年,红原县还在全国首创了牦牛活畜目标价格指数保险试点,该险种以牦牛目标价格为指标,对参加保险的牦牛交易价格风险进行保险。首批承保574头牦牛,为牧民提供风险保障金220.42万元。

  今年,红原县还计划将所有冬春草场476万亩全部纳入保险范围,尽可能把因自然灾害造成的经济损失降到最低程度。

  在红原,有一个针对村集体的特色养殖“防返贫保”。县政府与中航安盟合作,采取财政扶持补贴保费190元/头,村集体经济自筹保费5元/头的方式,为获得“健康养殖基地”“麦洼牦牛良种选育基地”“高产奶基地”的村集体经济组织合作社和村集体组织提供保险。截至目前,红原县7个乡镇11个村集体经济组织(含5个贫困村)2181头牦牛参加了特色养殖保险试点。

  红原县还有落实贫困户政策兜底的“扶贫保”。县政府投入8.52万元,联合中国人民财产保险公司为全县1420户档立卡贫困户量身打造扶贫兜底保障,并为参保贫困户提供意外身故、意外伤残、意外医疗、疾病身故等保险,解决这些群体因意外事故和疾病等致贫返贫。

  打好“红”“绿”两张名片

  “红原是中国工农红军长征时经过的地方,1960年,经国务院批准建立,而红原这个名字更是由周恩来总理亲自命名的。”嘉央罗萨介绍。

  同时,作为“中华水塔”“江河源”“生态源”的重要组成部分,红原也是长江、黄河的分水岭和上游重要的生态水源涵养地,是国家的重要生态屏障和限制开发的重点生态功能区。

  “红色”与“绿色”也因此成了红原县的名片。

  “良好的生态环境是红原最大的优势、最亮的底色和最宝贵的资源。”红原县委书记廖敏说。

  8月7日至9日,借“绿色中国行-走进美丽红原”活动在当地举办之际,国家林业和草原局与四川省、阿坝州和红原县党委政府集思广益,共同谋划这一改革试验区的新走向。

  在红原县举办的“两山路上看变迁,绿色中国十人谈”论坛上,国家林草局副局长刘东生表示,新成立的国家林草局将从草原生态建设的全局出发,谋划好草原生态修复重大工程,实现草原合理利用、草畜平衡、牧民增收。国家林草局也将尽己所能,积极协调有关部门,共同为红原、藏区、牧区争取更多的政策和资金支持。

 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资源与环境政策研究所副所长、教授常纪文表示,红原县要始终站在筑牢黄河长江上游生态屏障、维护国家生态安全的高度,坚定不移走生态优先、绿色发展新路子。“要找准自己有什么、优什么、特什么,实施优势发展、错位发展。”

  中国人民大学党委副书记、教授郑水泉认为,红原要奋力开启高质量发展的新征程,从发展的角度,红原的最佳路径选择就是发展绿色生态经济,从生态旅游、红色旅游、民族风情游,到生态牧区建设、新能源发展,等等,都是切实可行的发展路径。

  不过,在红原县采访时,第一财经记者明显感觉到,目前,制约当地经济社会发展的一个瓶颈是交通。

  7日上午,第一财经记者一行在国道317汶川段遭遇山体滑坡,在拥堵路段滞留长达4个小时。进入红原县境内后,道路依然狭窄不平,凌晨1时许,仍有多处拥堵路段。从成都到红原四百多公里的路程,记者乘坐的大巴走了约13个小时。

  “川西北交通基础设施建设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。未来,应从交通一体化的高度,布局好这一地区的航空、铁路和公路建设。”国家发改委综合运输研究所副所长、研究员王东明说。

特色专栏

热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