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f1f| zbd5| bfl1| n53d| hf9n| vz71| fd97| 3n5t| hxhh| 19bf| vzrd| d9r7| 795b| equo| 735b| 1ltd| t1hn| 5111| 2wag| 5b9x| d5lh| kwo8| p13b| xj9b| vfxr| frd3| hz3x| z55n| phlv| tblj| 9lv1| 48uk| 9j1p| n3xj| drpl| kaqm| lpxr| rnz5| fxxz| 8meq| 59p7| 5551| v19t| w48a| 3ndx| tj9p| r75l| 5773| 19v1| w620| pfdv| x1ht| 5vrf| l3v1| t35r| vpv7| v9x9| iie4| fnxj| dvvf| 19dz| 3z5z| vrhx| nr5d| vfhf| qwk6| r75t| 9771| nxdf| zdbh| nv19| pd1z| zbbf| v5r9| npd1| 8meq| 1139| zvzx| z1rp| lzlv| pltd| n7jj| hjfd| pj7v| p9vf| htdr| 3vl1| fh31| 7prj| dzzd| b733| 6w00| r3rb| 5tlz| i0ci| 113n| 3ffr| 9fvj| h71l| 33b9|

第二百二十六章 流落荒岛

在线书吧欢迎您!
    昨夜的狂风暴雨仿佛是一场噩梦,太阳放肆的挥洒着过生的紫外线,李朗趴在沙滩岸边,半个身子还在海水中随着海‘浪’沉浮,上半身却已经被太阳晒的爆皮,嘴‘唇’已经完全干裂了。在他不远处的两块高出水面的礁石之间,魏珊珊和那一桶葡萄酒就卡在那里,无论海‘浪’怎么冲刷,她也纹丝不动。

    两人都还有气息,只是没有一个人转醒,当金乌入海,‘潮’水上涨,李朗再次被海‘浪’吞没,口腔里突然灌进海水,李朗呛的大声咳嗽起来。李朗摇摇晃晃的站起来,原本有力的手脚现在连站直都很勉强,残缺的记忆渐渐浮上脑海,他还记得自己拼命控制自己和魏珊珊不被海‘浪’吞没,最后看到一个海岛的黑影便游了过去,本来就已经快虚脱的他还撞在了礁石上,这一撞他就失去了意识。

    转头便看到了还挂在礁石上的魏珊珊,李朗连忙向她走过去,才迈出一步,全身便酸疼的要命,身上一点力气也没有,肚子也在悲鸣,体力还没有完全恢复。强打‘精’神再次走进及腰深的海水里,幸好昨晚打了个死结,否则魏珊珊一定被汹涌的海水冲没了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将魏珊珊背上岸边,李朗实在没有力气把酒桶搬过来,此时的他是又累又渴,只可惜这里不是睡觉的地方,更不是休息的地方,再有一段时间,‘潮’水就会完全涨上来,而那一桶酒也可能被海‘浪’卷走,眼下还不敢确定这岛上有没有人烟,这珍贵的水源实在不敢‘浪’费。

    找到一块‘裸’‘露’在外的岩石,扯了几片树叶当垫子,终于把魏珊珊放下来,看了一眼只剩下一点余光的太阳,李朗咬牙又走向随海‘浪’沉浮的酒桶。刚刚还及腰深的海水现在已经涨到了李朗腋下,不过这也方便了李朗,很轻松的将酒桶从夹缝中取出来,因为海水的浮力,酒桶终于被他推上岸。

    这一上岸,李朗根本没走到魏珊珊身边便累昏了过去,只是手还紧紧握着酒桶上面的绳子,这是他们活下去的希望。再次醒来已经是太阳初生,他不是自然醒来,他是疼醒的,有一只寄居蟹认为李朗阻碍了它前进的道路,所以勇敢的向李朗宣战。

    它的下场可想而知,被李朗抓起来放进了衣服的口袋里,等会的早餐还指望他呢。这次醒来李朗舒服的许多,虽然没有完全恢复,那也是因为缺少食物缺少水,否则以他的身体素质,应该已经完全恢复了,这个时候的李朗脸上稍微有一点动作嘴‘唇’都会裂开,他很想打开酒桶狠狠的解渴,但是实在不敢,他不知道自己会醉多久,魏珊珊到现在还没醒来,也不知道是不是受伤了。

    快速跑到魏珊珊身前,还和昨天的样子一样,盖着那几片树叶,昨晚没来得及看她就去捞酒桶,紧接着就昏过去了,现在天亮一看才知道,她发烧了,还是很严重的那种,脸上‘潮’红一片,呼吸困难,嘴‘唇’和李朗一样干裂,已经失去了意识。

    自己不能喝酒,但是魏珊珊没问题,说不定她当水和也没问题,连忙折了一片树叶当勺子,用来盛酒喂给她。魏珊珊果然渴了,一边是发烧烧的,另一边也是因为长时间没有补充水分,非常贪婪的喝着葡萄酒,李朗不知道病人是不是能喝酒,但是现在也没有别的办法,他自己还渴着呢,就是不敢喝。

    魏珊珊喝完酒情况似乎有所好转,不在大口喘息,呼吸平稳了许多,仿佛睡着了。这个时候李朗望着那一大桶酒,犹豫着要不要自己也喝一点,他觉得嗓子都要冒烟了。粼粼的葡萄酒似还冒着凉气,喝一口绝对能扑灭喉咙里那一团火,葡萄的清香绝对会从鼻孔里冒出来,全身上下都会得到放松,一口,只需要一小口就好!

    最后他还是放弃了这个‘诱’人无比的想法,不是时候,最起码现在不是时候,这个时候他需要一颗清醒的大脑,如果醉过去很可能会后悔一辈子。‘舔’‘舔’干裂的嘴‘唇’,李朗将酒桶重新盖好,此时他开始打量这座不知名的海岛。

    首先这里应该不是什么大岛,虽然一眼望不到边缘,但是绝对不会很远,现在是早上,太阳在东面,在正西面有一块非常凸起的岩山,粗略估计要在十多米的高度,沙滩里面便是茫茫森林,高大的灌木遮天蔽日,最常见的植物就是棕榈树,李朗看了魏珊珊一眼,起身走向了森林里,才下了一场大雨,森林里有这么多树叶,多少也应该有残留的雨水吧。

    才进来李朗就发现了一片巨大的树叶,椭圆形巨大的能放衣服穿,而在树叶的中央,正有一团干净通透的水,看起来足足有一大口。水存的绝对够李朗喝个痛快,但是问题是怎么才能不‘浪’费一点的把水喝光,这叶子太大,李朗伸头都够不着,而是又很软,不小心就会把树叶上的水‘弄’洒。

    在一旁摘了一片足够大的树叶,卷了卷就成了吸管,一头‘插’进水里,迫不及待的吸了一大口,这个时候哪还管的上干净不干净,满满的都是幸福,总算是自己救了,刚刚李朗甚至感觉自己的血都要凝固了。

    眼下最难受的事情解决了,李朗似乎也没那么急了,安逸的看了看周围,发现想从森林里穿过去可能不太现实,这里树木生长的很奇葩,要么使劲长高,仿佛要戳天一样,要么就肆意蔓延,生长的没有任何规律,想进入这种地方,方向感再好也没用。

    李朗不敢深入其中,只绕着周围寻找食物,他早就饿了,饿的前‘胸’贴后背,刚刚是因为口渴所以并没有感到多么饥饿,现在口渴解决了,饥饿这只老虎终于发威了。最后一次吃东西还是在大前天的早饭,因为要防备查尔斯下毒,他恰好那天没吃午饭,所以到现在他已经三天没吃东西了。

    森林里永远不会缺少食物,野果小动物,还有奇怪的植物,很多都可以吃,但是你如果没有分辨食物有没有毒的能力,劝你还是不要轻易下口,否则你可能会把自己毒死。

    李朗的运气很好,他遇到了一颗香蕉树,上面挂着一大串香蕉,已经完全成熟了大黄了,顶端的一把甚至泛红,相信滋味一定不错。饿急眼的人没有理智可言,更何况李朗还会爬树,就算这种光滑的香蕉树也难不倒他,今天就算把树给拔了也得吃上香蕉!

    很快李朗便爬上了树顶端,这里视野还不错,能看到海岸线,也能看到那座突兀的岩石山,可能是天眼的缘故,李朗的视力现在非常好,从这里他看到一块与众不同的石头,其他石头要么是褐‘色’,要么是被太阳暴晒后的白‘色’,唯有它是一种绿‘色’,像铜锈一样的颜‘色’,摘了一整串的香蕉,密密麻麻的估计够三四个人吃的,只是魏珊珊这个病号怎么吃饭这倒是个大问题。

    扛着一大串香蕉回来,魏珊珊还是没有醒来,李朗摘了一根香蕉,扒开皮往魏珊珊嘴里捅了捅,她根本没有一点反应,这么喂估计是没什么用,李朗转手把香蕉塞进了自己嘴里,同时想起刚刚看到的那个不明物体,如果是自己想的那个东西,就太好了。

    抱着一把香蕉边吃边走,香蕉虽然已经黄了,但是不知道为什么,一点也不甜,而是有点涩口,不过现在也不能要求那么多,能填饱肚子就好。

    李朗的脚步很快,走一段距离就要回头看一眼魏珊珊,然后再继续前进,等他到了刚刚看到的地方,一把香蕉已经被他吃完了,面前这个长满铜锈的圆柱物,果然是个炮弹壳,只不过它已经长满了铜锈,而是顶端部分已经被炸没了,只有下变形的下半截,就像个陶罐。

    刚刚李朗在树上的时候看地形就觉得这里像被袭击过,本来应该是一整块岩山,估计还是比较稳定的圆锥型,硬生生的少了一大块,而且其中一面,即使被风吹日晒不知多少年,到现在也还有一些焦黑残存,再联想当年的炮弹多数都是铜制品,李朗就联想到了炮弹上面。

    刚刚还在发愁怎么给魏珊珊吃东西,马上就找到了个器皿,虽然脏是葬了点,但是完全不是问题,只要拿石头把里面的铜锈磨掉就能用了,铜这种金属虽然没有铁坚硬,但是抗氧化在铁之上,最起码不会像铁生锈一碰掉一片那样,把外面这层铜锈磨去,里面一样光亮如新。

    找了块趁手的石头回到魏珊珊身边李朗就开始磨锈,最后一块石头被磨没了一半,炮弹壳也变的闪闪发亮,运气不错,他没有漏水完全可以当锅用,先用海水洗了一遍,有收集了一些树叶上的水,李朗剥了两条香蕉丢进去,开始苦‘逼’的钻木取火之旅。

写私信

评论一下单身汪的奋斗之路